首页
校园资讯
创意校园
校园文化建设库
校园专题
课外延伸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> 校园文化 > 课外延伸 > 正文

小王子:张小娴译经典童话 外星球小王子历险记

内容简介:

《小王子》是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于1942年写成的著名儿童文学短篇小说。本书的主人公是来自外星球的小王子。书中以一位飞行员作为故事叙述者,讲述了小王子从自己星球出发前往地球的过程中,所经历的各种历险。

而由张小娴翻译的《小王子》,则以一种全新的校对来看待故事里的角色,书中写到“他走过一个又一个星球,却始终放不下对她的思念。深情终究是一趟孤独的旅程,她是他永远的牵绊。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小狐狸。我们渴望被自己喜欢的人驯服。他真有那么好吗?有那么难以割舍吗?还是,这一切只因为他驯服了她?爱情是彼此之间至为甜蜜的臣服。我们都是傻痴痴的小狐狸,徒具一副精明的外表。”

这是张小娴最用心的第一本翻译的得意之作,她曾说在翻译这本书的时候:我曾每日与它(《小王子》)厮磨,一读再读。成就了语言最优美的《小王子》。让长大后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从前的模样。

作者简介:

圣埃克苏佩里[法]

1900年6月29日生于法国里昂。他是法国文学史上最传奇的作家,同时也是一名飞行员,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,与伏尔泰、卢梭、雨果同入先贤祠。在现代文学史中,圣埃克苏佩里被认为是最早关注人类生活状况的作家之一。其经典代表作《小王子》问世后获得一致好评,被誉为“人类有史以来最佳读物”。其他作品还有《夜航》《人的大地》《要塞》等。

张小娴(译)

香港知名作家。她是全世界华人的爱情知己。上世纪90年代初于《明报》连载《面包树上的女人》而声名鹊起。她以小说描绘爱情的灼热与冷却,以散文倾诉恋人的微笑与泪水,迄今已出四十多本小说和散文集,深受广大读者好评。

她对人性的洞察,使她开创了一种既温柔又犀利的爱情文字。每一字句都打到心坎,让数以千万的读者得到疗愈,而我们也能从她的作品中豁然明白,爱情的得失从来就不重要,当你舍弃一些,也许得到更多,只要曾深深爱过,你的人生将愈加完整。

书摘正文:

6

啊,小王子!我渐渐明了你小小生命中那挥之不去的忧伤。有一段很长的时间,你唯一的乐趣就是静静地看着日落余晖。我是在第四天早上得知这个秘密的,当时你跟我说:

“我很喜欢日落。来,我们现在去看日落吧。”

“但我们得等一会儿。”我说。

“等?等什么?”

“等太阳下山啊。”
你先是很惊讶,然后笑了起来,对我说:

“我老以为我在家里。”

大家都知道,美国日正当空的时候,法国已是落日时分。要是你能够在一分钟之内从美国飞到法国,就可以从正午直接跳到黄昏。可惜,法国太远了。但我的小王子,在你的小行星上,你只需要把椅子移几步,想看的时候,随时都可以看到白天将尽与夕阳西下的微光。

“有一天,我看日落看了四十四次!”你告诉我。

半晌之后你说:

“你知道吗?当一个人伤心时,他会喜欢日落。”

“那么,看了四十四次日落的那天,你是不是很伤心?”我问。

小王子没回答。

7

第五天,像往常一样,也是多亏那只绵羊。小王子又泄露了一些关于他身世的秘密。那天,他突然没来由地问我一个他好像已经想了很久的问题:

“如果绵羊吃小灌木,是不是也吃花?”

“绵羊见到什么就吃什么。”我回答他。

“连带刺的花也吃?”

“不错,连带刺的花也吃。”

“那么,那些刺有什么用?”

我不知道。当时我正忙着拔出卡在引擎里的一颗螺丝。我好担心,因为我开始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恶劣,我的飞机好像没救了,饮用水也只剩下很少,最坏的情况也许会发生。

“那些刺到底有什么用?”

小王子一旦问了问题便不会罢休,但我正为那颗螺丝心烦意乱,于是随便说:

“那些刺根本没用,花儿的刺只是用来唬人!”

“噢!”然后,他默然无语。过了一会儿,小王子带着些微愤怒反驳我:

“我才不相信你!花儿是柔弱的。她们天真无邪,有刺是为了使自己安心,她们以为自己的刺是可怕的武器。”

我没搭腔。当时我自言自语:“要是这颗螺丝还是松不开,我就要用铁锤把它敲下来。”

但小王子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,说:

“你真的相信花儿……”

“噢,不!我什么也不相信。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。你没有看见我正忙着做正经事吗?”我大声说。

他吃惊地瞪着我,说:

“正经事!”

他在那儿望着我。我拿着铁锤,手指全是油污,正弯着身子搞一件他觉得很丑的东西。

“你说话像那些大人!”

我有点惭愧,他继续冷冷地说下去:“你把一切都搞糟了!一切都搞不清!”
他真的很生气,在微风中猛甩着他那一头金色的鬈发,说:

“我知道有一颗行星上面住了一位红着脸的绅士,

他从来没嗅过花香,从来没看过星星,从来没爱过任何人。他一生中除了把数字加起来,什么都没做过。他跟你一样,只会成天不停地说:‘我忙着做正经事!’他因为这样而得意极了。但他不是人,他是蘑菇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他是蘑菇!”

小王子的脸气得发白。

“花儿长刺已经长了几百年,同样地,绵羊吃花也吃了几百年。了解花儿为什么还要费心长出对它们完全没用的刺,难道就不是正经事吗?绵羊和花儿之间的战争难道就不重要?这不是比一个红脸胖绅士的加数更重要吗?如果我……我本人……我认识一朵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,一朵在哪里都找不到、只有我的行星上才长的花,可是她却也许在某天早上被小绵羊一口吃掉,那小绵羊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……噢!你竟以为这不重要!”

他涨红了脸继续说:“一个人如果爱着一朵花,一朵在千千万万颗星球中唯一的花,那么,他只要抬头仰望天上的星星,便会觉得快乐。他可以对自己说:‘我的花儿就在天际某个地方。’但是,如果那只绵羊把花吃掉,他的万千颗星星就会突然暗淡无光。而你竟然认为这不重要!”

他再也说不下去了,他的话卡在喉咙里,啜泣着。

夜色降临,我任由工具从手中滑落。这一刻,我的铁锤、我的螺丝、口渴或死亡,又算得上什么?在一颗星星、一颗行星——我居住的地球上面,有一个小王子需要安慰。我把他抱入怀里,轻轻摇着,对他说:

“你心爱的花儿不会有危险的。我会给你的绵羊画一个口套,我会为你的花画一道栅栏,我会……”

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,只觉得自己太笨拙了,不知道怎样可以靠近他,再次牵着他的手。

眼泪是最神秘的一片内陆。

8.

我很快就知道了更多关于这朵花的事情。在小王子的星球上,花儿都很简单,她们只有一圈花瓣,根本不占空间,也不麻烦别人。一天早上,她们会在草丛里绽放,到了晚上又会静静地凋谢。可是有一天,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颗种子,一朵新的花儿长出来了。小王子凑过去,留心看着这新发的嫩芽,她不像星球上其他幼苗,你知道,那可能是新品种的猴面包树啊。

但那株灌木很快就不长了,准备开出花来。小王子亲眼看着这朵大花的诞生,以为会有奇迹般的幻影从那儿蹦出来。但那朵花儿在她绿色的闺房里打扮,没有急着要出来,她细心地挑颜色,慢条斯理地穿衣服,一片一片地整理自己的花瓣。她才不要像罂粟花那样皱皱地来到人间,她只想以最美的风情露脸。

噢,是的!她是多么娇艳!她神秘地装扮了好多天。然后有一天早上,天刚破晓的时候,它突然露脸了。

花了那么多心思打扮之后,她打了个呵欠说:

“噢!我刚醒来,花瓣还是乱乱的。”

但小王子忍不住赞美她说:

“噢!你真美!”

“可不是吗?”花儿甜甜地说,“我是太阳出来的时候出生的。”

小王子看得出来,她并不谦虚,但她是多么动人,多么叫人兴奋!

“我该吃早餐了,”她接着说,“你是不是该想想我的需要?”

小王子脸红耳热,连忙提了一桶水来浇花。

但是,花儿很快就以她的虚荣心来折磨小王子。说真的,那可是挺难应付的。例如有一天,她谈到身上的四根刺,她对小王子说:“尽管来吧!那些带爪的老虎,来试试看吧!”
“我的星球上没有老虎,而且老虎也不吃野草。”

“我又不是野草。”花儿甜甜地回答。

“噢,请原谅我。”

“我其实一点也不怕老虎,但我怕风。你不会为我做一扇屏风遮风吧?晚上我想让你把我放在玻璃罩下面,你这里很冷,我原来的地方——”

她说到这里忽然打住了。她来的时候是一颗种子,不可能知道外面世界的一切。她差点儿撒了一个天真的谎言,露了底。她连忙咳嗽了两三声,引开小王子的注意。“屏风呢?”

“你跟我说话的时候,我正想去找。”

然后她又硬咳了几声,要他更自责。

小王子尽管爱她,但他很快就不相信她了。他把花儿说的那些不重要的话,全都记在心里,所以觉得不快乐。

“我不该听她的,”有一天他对我吐露,“人们不该听花的话,只需要欣赏她们、闻她们的香味就好了。我的花儿熏香了我的星球,我却不懂得好好享受。利爪的故事,本应让我心生怜悯,却竟然让我感到烦恼。”

他又对我说:“事实是,我什么都不了解!我该看看她所做的事情,而不是只用她的话来判断她。她的花香温暖了我,我不该撇下她走了。我该想到她那些可怜的小计谋背后藏着的深情!花儿本来就是这么矛盾!我太年轻了,还不懂得怎样去爱她。”

9

我相信他是借着一群野鸟定期迁徙的机会逃走的。

临行的那个早上,他把他的星球打理得整整齐齐。他细心打扫了他的活火山。他拥有两座活火山,早上煮早餐很方便。他还有一座死火山。但是,就正如他说:“将来的事谁知道呢?”所以他也打扫了那座死火山。火山爆发就跟烟囱喷火的原理一样。只要好好清扫过,火山就会慢慢而稳定地烧。

地球上的我们却太渺小了,没法打扫火山,所以火山才会给我们带来无休止的麻烦。

小王子满怀沮丧拔掉猴面包树的最后几根幼苗。他深信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那个最后的早上,每一项他熟悉的杂务都变得很宝贵。当他最后一次为花浇水,准备把她放在玻璃罩下面时,他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“再见了。”他对花说。但她并没有回答。

“再见了。”他又说一遍。

那朵花咳了几声,却并不是因为感冒。

“我太傻了,请你原谅我。试着让自己快乐起来吧。”她终于开口说话。

她竟没责备他,这让他很惊讶,他戳在那儿,拿着玻璃罩的手停在半空,无法理解那种静静的柔情。

“我是爱你的,”她说,“没让你知道是我的错,但那已经不重要了。但你,你就跟我一样傻。快乐起来吧。

别管那个玻璃罩,我不再需要它了。”

“可是,风……”

“我的感冒并不严重,而且晚上的凉风对我有益,我可是一朵花啊。”

“可是,那些动物……”

“嗯?假如我连两三条毛虫也受不了,又怎样跟蝴蝶做朋友。听说它们都很漂亮,况且,除了那些蝴蝶和毛虫,谁又会来看我?你也快要离开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。

至于那些大动物,我一点都不怕它们,我有刺啊。”

然后,她天真地展示她的四根刺,说:

“不要拖拖拉拉了,既然已经决定要走,现在就走吧!”

她不想让小王子看到她哭,她是一朵好骄傲好骄傲的花。
10

小王子来到325、326、327、328、329和330小行星附近。为了增广见闻,他开始逐一拜访它们。

第一颗小行星上住着一位国王,他身上穿着紫色的貂鼠毛皇袍,坐在一张简单却又威严的宝座上。

“噢!有个部下来了。”国王看见小王子时叫了出来。

小王子不禁问自己:

“他怎么会认识我呢?他从没见过我啊。”

他并不知道国王眼中的世界早已经简化了,所有人都是他的部下。

国王说:“靠近一点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他很高兴终于能像国王般统治别人。

小王子想找个地方坐下来,但国王身上那件华贵的貂鼠毛皇袍已经把整颗行星占满了。他只好干站着,却因为太累而打了个哈欠。

“在国王面前打哈欠很不敬,我禁止你这样做。”国王对他说。

小王子带着些许尴尬说:“我没办法。我走了很远才来到,又没睡过。”

“噢,那么,我命令你打哈欠。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人打哈欠了,打哈欠对我来说是一件新奇的事。来!再打一个哈欠!这是命令。”

“噢,不,我打不出来。”小王子红着脸,小声说。

“嗯!嗯!那么我,我命令你有时候打哈欠,有时候……”国王说。

他说得口沫横飞,看上去有点懊恼。

国王坚持要别人敬畏他,他是一位专制的君主,不能忍受抗命,但因为他也是一位好好先生,所以他发出的命令一向合理。

他举例说:“假如我命令一位将军,命令他把自己变成一只海鸟,但他不听命令,那不是将军的错,而是我的错。”

“我可以坐下吗?”小王子怯怯地问。

国王立刻接口说:“我命令你坐下。”然后,他威严地拢了拢他那件貂鼠毛皇袍。

小王子不禁觉得奇怪,这是一个小得可怜的星球,国王到底在统治些什么?

“陛下,请你准我问一个问题。”他对国王说。

“我命令你问我问题。”国王立刻批准。

“陛下,您统治些什么呢?”

“一切。”国王直接又威仪堂堂地说。

“一切?”

国王指了指他的星球、别的星球和所有星星。

“所有这些?”小王子问。

“所有这些。”国王回答说。

因为他不但统治所有这些,也统治整个宇宙。

“所有星星都听你的?”

“当然,它们立刻服从。我不容抗命。”国王说。
这种权力让小王子惊叹不已。要是他也拥有这种绝对的权力,那他一天之内不但能看四十四次日落,而且能看七十二次,或是一百次,或是两百次,连椅子都不用挪开。他想起那个他背弃了的小行星,觉得有点伤感,于是鼓起勇气恳求国王:

“我想看日落。拜托你,命令太阳下山。”

“假使我命令一位将军像蝴蝶般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,或是写一出悲剧故事,或是把自己变成一只海鸟,而他做不来,那么这是谁的错?是那位将军还是我?”国王问。

“你。”小王子肯定地回答。

“这就是了。我们只能要求别人尽他能尽的职责。

任何权威首先要合理,要是你命令你的子民跳海,他们便会起来造反。因为我的命令都合理,我才有权要求别人服从。”

“我的日落呢?”小王子提醒国王。他一旦提出了问题便不会罢休。

“你可以看到日落,我会下命令。但根据我治国的原则,我要等到时机成熟才会下令。”

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小王子追问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国王先看了看一本厚厚的年历书,然后说:“嗯……嗯……会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约莫是今晚七点四十分左右。到时候你会看到我的权威!”

小王子打了个哈欠,他很舍不得他看不到的日落,他开始觉得有点闷。

“我在这里没什么事可以做,我该走了。”

国王好不容易有个部下,于是他说:“别走,别走,我任命你为部长。”

“什么部长?”

“部长!司法部长!”

“但是,这里没有人可以审判啊!”

“很难说。我太老了,走路会累,这里又放不下一辆马车,所以我还没有巡视我每一寸国土。”国王说。

“呃,我已经看过了!”小王子回身再瞥了一眼行星的另一面,那边什么人也没有。

“那么你可以审判自己。这是最难的事。审判自己比审判别人难多了,假使你能够公正地审判自己,你就是一个真正的智者。”国王说。

“是的,但我在哪里都可以审判自己啊,我没必要留在这里。”小王子说。

“嗯!嗯!”国王说,“我相信我的星球上某处有一只年纪很大的老鼠,我晚上听过它叫。你可以审判它,你甚至可以判它死刑,那么,它的生杀大权就在你手上。但你得省着用,每次都要赦免它,因为它恐怕是我们唯一的囚犯。”

“我不要判谁死刑,我真的该走了。”小王子说。

“不要走!”国王说。但小王子已经准备好要走了。他不想老国王难过,于是他说:

“要是陛下想我服从,就该下一道合理的命令。比方你可以命令我在一分钟之内离开。对我来说,这个命令很合理。”

国王没回答。

小王子犹豫了片刻。终于离开时,他叹了一口气。

“我命令你为我的大使。”国王赶忙喊道,摆出一副很神气的模样。

“大人真奇怪。”小王子一边走一边说。


分享到:
来源:搜狐读书  2017-05-02  5325 0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

上海市

重庆市

浙江省

山东省

黑龙江省

江西省

甘肃省

福建省

海南省

宁夏回族自治区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

Copyright © 2011 chinaschool.org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7513号-4

执行单位:中玉之天(北京)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